Lemoch

地质学女汉子,藏书癖摄影迷

每次看到夕阳都忍不住跑到楼顶去拍照,因为人无法拒绝自己喜欢的人和事啊!

『一起看潮起潮落』 许多年后,回过头看看,还是和你最默契,心有灵犀。

江南于我,太过遥远,但那些有关江南的意向却驻扎在我心底,像藤缠树一样不依不饶。

许是《花样年华》中身穿碎花旗袍极具东方古韵的女子,或是《雨巷》里游走在弄堂里撑着油纸伞的丁香姑娘,亦或是安意如那句温情脉脉的“陌上花开,可缓缓归矣”,让我在这些残缺不全的片段中不断勾画它的全貌——那是怎样一个忘却烟火的地方。

周庄、西塘、乌镇、南浔、同里,我在手心度量着它们的位置。却有人对我说,现在的你,只适合眺望江南,那个有着太多表情的地方,不适合年少轻狂的时光。

它的舒缓浅淡小桥流水,它的虔诚守望不施粉黛,它的古韵悠长灯火朦胧,适合用来安置一颗被“磨砺得坚如磐石而又伤痕累累”的内心。

那些细微的忧愁纤小的情愫,那些掩藏的回忆不愿提起的过往,那些疲惫的念叨搁浅的灵魂,将在江南静默的时光和细腻的关怀中,得到最大的救赎。

于是我,等了一年又一年,等到我足够有资格去到那飞蓝流绿的江南,将满怀心事一一说给你听。

还记得吗,我们曾约定,一起看细水长流,而今我来了,你呢?

张家界的砂岩地貌,峰丛林立,沟壑万千,惊叹于大自然的鬼斧神工。

从香山顶上望去,北京的高楼大厦不再有令人仰望的高度。大自然面前,人类终究是渺小的。

每到一个城市都会去当地有名的书店。厦门的不在书店和琥珀书店,南京的先锋书店,苏州的诚品书店,武汉的物外书店,重庆的南子山书店和西西弗书店,北京的单向街书店、老书虫、PAGE ONE……以后想要写一本我的书店旅行笔记😄

期待着北方的大雪,然而一直没等到。湖边的芦苇被冻在了水里,有风吹过的时候轻轻地摇摆着。